榴花一树五月明优美散文
    <tr id="hfaae"><option id="hfaae"></option><li id="hfaae"></li><mark id="hfaae"></mark><p id="hfaae"><object id="hfaae"></object><table id="hfaae"><noscript id="hfaae"><textarea id="hfaae"><thead id="hfaae"></thead><canvas id="hfaae"><legend id="hfaae"></legend></canvas></textarea></noscript></table></p></tr><i id="hfaae"><ul id="hfaae"></ul><tbody id="hfaae"><dfn id="hfaae"></dfn></tbody></i><th id="hfaae"><button id="hfaae"><audio id="hfaae"></audio></button><rt id="hfaae"><nav id="hfaae"></nav></rt><canvas id="hfaae"></canvas></th><small id="hfaae"><var id="hfaae"></var></small>
    <dl id="hfaae"><td id="hfaae"><code id="hfaae"></code></td></dl>

  • <bdo id="hfaae"><sup id="hfaae"><div id="hfaae"><bdo id="hfaae"></bdo></div></sup></bdo>

    <noscript id="hfaae"><area id="hfaae"></area></noscript>
  • 榴花一树五月明优美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8-12-14 我要投稿
    【www.mangolass.com - 散文随笔】

      我想,没有一种树会像石榴那样,平凡而又招人欢喜了,因了它的叶,更因了它的花、果。

      进入五月,石榴把一春的力量都尽情地释放了出来。

      那叶,绿得透,绿得亮;是一种堆积的绿,一种流淌的绿,满树繁枝,恣意盎然。那花,则是一种燃烧的红,一种热烈的红;红得娇,红得艳,红得媚。

      若单就一朵榴花看,它六瓣炸裂,殷红的花瓣纷然探出,恰似一灵然而立的佳人。其姿,轻盈,其态,俏丽。月下清赏,朦胧中深含一份蕴藉;清辉下,独占一种风韵。

      王荆公就极赏这“一花独秀”的境界。《诗话总龟》记载:“荆公作相,苑中有石榴一丛,枝叶甚茂,止发一花,题诗云‘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

      我想,这大概也与这位“拗相公”的性格有关吧!荆公行事,一向特立独行,诸事都想占尽鳌头,故也就激赏那“万枝红一点”的情景,若是常人,恐怕就会觉得未免有点单调了。

      所以说,人赏花,花中自然也就有了人了。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欣赏石榴繁花满枝的景象。如明朝徐渭就曾写诗盛赞:“石榴花发街欲焚,蟠枝屈朵皆崩云;千家万户买不尽,胜将儿女染红群。”极尽夸张之能事,渲染那榴花满街的景象。试想,那一朵朵盛开的榴花,绽放枝头,昂然挺立,娇娇艳艳,喧喧闹闹,明亮而又热烈。远望去,满树清丽,明艳照人,真真是“五月榴花照眼明”啊。

      此情此景,人站花前,虽无语相对,却也变得心海荡漾,贮满了热烈,贮满了激情,贮满了对季节的感恩。

      北方人家,大多在自己的庭院中栽一两棵石榴树,而在我的家乡,人们是总会把石榴树栽在堂屋的南窗之下的。如果栽种两棵,一般是左右各栽一棵,右边一棵一定要比左边一棵大一些。我想,最初人们的栽种,大概就是图个“多子多孙”的吉利。而事实上的结果,是为自己的庭院增添了一种亮丽的风景,成为庭院一种美的装饰。

      石榴,花开五月,正是一年里最明媚的一个季节。庭院中的那一树或两树榴花,也就红艳艳地明媚了整个庭院。暖风和煦,明艳在空气中流淌,滋润着、清洗着人们的心灵。这个季节里,榴花的灿烂也招来了许多鸟儿,好鸟相鸣,欢欣雀跃,使得庭院注满了灵动和生机,于是,这个乡下小院,也就构成了一幅动与静的绝美的画面。

      若是晚间,月朗星稀,月华倾泻。室内的人,透过古典的木格窗棂,静静地与室外的石榴树守望,看窗纸上月光斑驳,树影婆娑,自会有一种幽微而又疏阔的情绪产生。那种情绪,是一种精神上的宿命式的期盼———一个花开坐果、多子多孙的梦。

      石榴花开,也正是北方麦熟的季节。北方的人家,在这个季节里要“过夏麦”,实则如古代的“秋社”,祭祖、祭天地,告慰先人、天地神灵小麦丰收的情况。

      在行祭的这一天,祭品摆好了,人们往往还会特别地从院中的石榴树上,采摘下新开的石榴花,插在祭品上,于是,祭品上就跳跃出一簇簇火焰。看着这“火焰”,有时我就想:是不是在这丰收的告慰中,人们也想在那鬼神的幽暗世界里点燃一盏灯呢?

      是的,“点燃一盏灯”,就沟通了两个不同的世界,孔子曰:“祭如在。”是精神的道路上,开放的真诚的榴花。

    永利app赌场 |永利皇宫赌场 |永利酒店赌场 | |手机版 | | 线上赌现金信誉网站|信誉网上赌博|信誉正规的赌城平台|银河app赌场|银河app赌场平台|银河赌博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