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心路难忘情怀幸福守候感情三部曲散文随笔
<dd id="ccgae"></dd>

      回忆心路难忘情怀幸福守候感情三部曲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3-23 我要投稿
      【m.mangolass.com - 散文随笔】

        (1)葬路

        原来自己比想象中的不堪,过去曾遇见自己未来的一角,当时的不在意的一笑,却是如今的落寞。我该怎样去活,我该怎么去做?

        迷茫遮住了我的双眼,困惑堵在了我的心上,缺乏一种果敢,总是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明明知道是镜中花水中月,却很难改变现在的状态。

        不再在意自己的睡眠,不再在意身边如何如何,穿上了麻木的外套,像丢失灵魂的木偶,不懂自己存在的意义。

        过去的回忆路口,我挖了一个可以深深的坑,希望可以葬掉过去的自己。人生真的很短,得到失去像一个循环,无论怎样都应该努努力,加加油,别让自己太心酸。

        心,累了。

        划过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忆起的,除了痛还有什么?累了,心累了,却再没有我能避靠的港湾。用快乐的面具掩饰悲伤,这,似乎已成了我的习惯,一个可怜的习惯。心碎了,已无力去将它拼凑,甚至连拾起都觉得好累,好累……

        (2)六月终章

        空荡荡的教室只剩回忆在肆意张狂

        我闭上眼去看那些曾经的画面

        用手去触摸回忆的脸

        让六月的终张成为永恒

        空气里的气息开始发哮

        我看见你微邹的眉

        记忆的琴键开始敲击

        模糊而清晰的伤感

        象一首侵袭灵魂的歌

        肆意的张狂我想我们终是回不了过去

        那些那么认真的曾经

        化为六月的雨

        沾染了整个六月的天

        沁入心底

        作者逆光等待的文集

        梦的手机

        轻轻的你走了

        你以前是何等的坚强

        这次你是怎么了

        你脆弱了吗

        在弯腰的一瞬间

        你从四五十米的地方

        往下坠落

        你是我梦的代表

        你碎了

        你—碎—了

        你的五脏六腑全都裂开了

        你走吧

        再也不用每天每夜的工作了

        我再也不能敲打着你的身躯了—键盘

        再也无法挤出伤感的文字

        再见——梦幻手机

        (3)青春女孩难以忘怀的恋情

        自古女子多痴情,在现实生活中,每个青春女孩的心里,都有一颗拔不掉的草。青春期,在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阶段,没有前因后果,也不说前世今生。反正,就那么遇上了,爱上了。最起码,是自己以为爱上了。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有时迷迷糊糊,有时却又清清楚楚。这,就是许多青春女孩难以忘怀的恋情。

        有一次和几个女孩聊天,发现她们的情况惊人的相似。当年,心头那簇小火苗都是瞬间点燃。然后,在一个阶段旺盛燃烧,不惜把自己也燃烧掉。

        恋爱中喜欢的感觉,都是相似的。自己心仪的那个人,几乎满足了每个女孩灰暗青春期所有的幻想。哪怕不是那么符合现实,也在无尽的想象美化中变得无与伦比。

        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疯癫的、短暂的、难以忘怀的日子。在那段日子,愿意和心仪的人在一起做任何事,也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做饭、洗衣服之类,都是小事。哪怕死,都愿意。

        但是,在他面前的你,并不是真正的你。看见他,你会不由自主地紧张,会词不达意,会刻意伪装自己,生怕他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在青春期,建立在这样基础上的伤害,是必然的。

        然后,分手,也是必然的。强迫自己接受现实,强迫自己离开自认为所爱的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有怨恨、有诅咒,更多的是,不甘心,还有,自怜自艾。

        自己以为是得了不治之症,但很久之后,竟发现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然。总有一天,会明白其实自己并没有失去爱,更没有失去爱的能力,失去的只是一个路人。如果,他注定要离开。那么,他注定就是一个路人,仅此而已。

        而那些他曾经带来的伤害,才是真正需要感谢的。要不是那些伤害,就不会让我们这么快面对、了解、发掘和磨练自己;就不会成长,让自己变成一个成熟的人。如果没有这些,也就不可能遇上另一个人;不可能学会在真爱的人面前,尽情释放自己;不可能明白真正的爱,是不伪装、不娇饰、是自在。

        也许,种在我们心里的,早就不是那个人了。只是经过时间过滤后,那段相对美好的回忆,以及接受并宽恕了的那个曾经傻傻的自己罢了。

        人生中,就像睡梦中一样,不知存在于何处,不懂得什么是生命,不明白什么叫做生活。

        而缘分,是大千世界里说不清,道不明而离不开的一种现象。牵手是一种缘分;回眸是一种缘分;擦肩是一种缘分;同桌是一种缘分;梦游是一种缘分;生命是一种缘分;亲情是一种缘分;友情是一种缘分;爱情是一种缘分;乡愁是一种缘分;假如还有来生,来生也是一种缘分……

        你孜孜以求的缘分,或许终其一生也得不到,而你不曾期待的缘分反而会在你淡泊宁静中不期而至。古语云:“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有人说,青春,是一张人人只有一份的旅行票。错过了,便永远没有找回来的可能。所以,我们的青春应该是生机盎然的田园,是清泉淙淙的溪流,是清旷舒雅的蓝天,而不应总是寂寞萧索的背影和疏淡错落的眼泪。

        忧伤,就好似一杯清水中投入的一粒墨脂,我们都想将其振荡出杯外,还以清水的澄澈。于是,我们晃啊晃,杯中的水却愈加浑浊了。忧伤的人,心房也总是寂凉的。吸入氤氲的空气,流经冰冷的心室便凝结成水雾,长年累月,积少成多,万涓成水,便汇聚为一条条湍流,冲垮我们的心脉。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这样拼全力想着一个人,却还是无法感受掌心的温暖,这样痛彻心扉的去爱着一个人,却还是无法倾听砰然的心跳。当思念让所有的文字都黯然失色的时候,音乐,是我们唯一能想到的表达方式。于是,从耳麦中传来的凄婉的歌声,穿透我们的心扉。

        (4)有一种幸福叫做守侯

        上个世纪60年代,一个上海的中学生插队来到北大荒。

        那年他才满17岁,还没有读懂这个世界,就被无情的命运从繁华都市抛到这个冰天雪地的异乡。

        他五光十色的生活瞬间被苍凉的大荒湮没,他曾痴痴望着南方,每晚在梦里哭泣,但醒来眼前还是天苍苍、野茫茫。寂寞与思乡让这个还没长大的孩子陷入了人生的低谷。

        就在这时,一个北方女孩走进了他的视线。那个年代的北大荒,爱情这个字眼还没有流行吧,一个不到17岁的小伙子,一个刚刚15岁的姑娘,更不会说“我爱你,你爱我”的,说到底,他们连手都没敢拉过,他们就那样远远地、默默地被彼此懵懂的情愫牵系着。

        爱情让他适应了荒原,除了野草,他还看到了美丽的花朵。几年的相恋后,他们准备结婚了,准备死心塌地在那里过一辈子。那些日子,他们沉浸在喜悦与兴奋中,相约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对被时代抛在一起的患难情侣,用汗与泪浇灌的爱情之花终于要绽放了。就在这时,一纸造化弄人的文件把他们从喜悦中惊醒了 ——所有知青大返城。他的家庭政策被落实了,他可以回上海上大学了。他不知所措,她鼓励他回去,而自己会在北方等着他回来娶她。

        分别的前一天晚上,荒原上的月亮特别圆,她说不知道人今后能不能圆。他就发誓,一定会回来娶她。她幸福地笑了。他终于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从此,她最幸福的事,就是守候,漫长的守候。每天,她都要看看他临走时没有带走的换洗衣服,回忆他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容。他大学毕业那年,她每天都兴冲冲跑到县城的火车站,直到人群散尽。那些天,车站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她的事了。就劝她,别等了,因为从没见过走了后又回来的,她对此置之一笑,然后回家去等他。

        春去春又回,雁去雁又归,她一直守候着他,用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其实,回到了他久违的都市后,他的父母就每天劝他忘记她,忘记北大荒的生活和一切,他说他做不到,母亲就每天看着他,父亲还模仿他的笔迹,向北大荒寄了一封信给她:我不会跟你结婚的,我们分手吧。

        收到信,她晴天霹雳一样的感觉,眼睛一黑,一下子靠到门上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村子里的人都来劝她,不要再等他了。趁年龄还不大,嫁了算了。但她无动于衷,她把那些人赶出家门,坐在家里守候,她相信,有一天,他会随候鸟一同飞回来。

        他终于被逼着跟父亲老战友的女儿结了婚,她的影子,在他的印象中渐渐淡了。婚后两口子去了美国,几年后离了婚,他一个人回到上海。就在那一年,与他一起插队的同伴儿回了趟北大荒,那个同伴儿见到了憔悴不堪、一直独身的她。她对那个同伴儿说,不要找他,不要打扰他的生活,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其实这个同伴儿好几年前就调到青岛工作了,早就跟他失去了联系。可事情就这样凑巧,有一次他去上海出差,临走前去一家商场买东西,他下班回家也碰巧路过这家商场,于是,这两个20年没见面的老朋友巧遇了。同伴儿问他,你知不知道有个人一直在等着你。他说谁呀,同伴说是她。他差点没摔倒。他丢掉了手里的东西,发疯一般踏上了北去的列车,这个冬天,距离他和她最后一次见面已经整整18年。

        那天,当她在屋子里整理他当年留下的衣物时,房门被推开了,她抬头,刚好看到他含泪的眼睛。

        18年,18年的风刀霜剑,能沧桑多少心灵,荒芜多少爱情,削平多少誓言。

        18年的苦苦守候,如果说最开始那是望穿秋水的等待,到了后来等待对于她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她像一个勇士一样守候着自己的幸福。

        幸福,除了现实中我们拥有的一切,有时,它还是深藏在每个人内心的守候,为人生的约定,为事业的梦想,为一个擦肩而过的爱情。

        有一颗时刻守候的心灵,就永远会有即将到来的幸福。

        (5)一生有你陪伴

        有时,我们对亲人的爱会经受考验,这样的考验甚至挑战我们的极限,让我们怀疑自己还能否继续去爱。然而,扭转乾坤往往也发生在这最无望的时刻。我听过的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女人和她的儿子之间。

        曾经有一段时间,西尔薇整日为儿子忧心忡忡。那年,保罗22岁,患上了“间歇性精神病”。保罗整夜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像一头关在笼子里的困兽,暴躁易怒。当西尔薇建议他去看医生时,他居然伸出拳头威胁她。西尔薇既惊怕又悲哀,但出于母亲的本能,她只好含着泪,不顾保罗的反对,把他送进精神病院。

        从此,保罗再也不跟母亲说话,恨极了她。一个星期后,他的情况没有任何好转,但他离开医院去了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的艾克斯小城。他在那里过着流浪的生活。通过保罗儿时的伙伴,西尔薇偶尔能听到他的消息,他们会在网上联络。这也带给西尔薇一些安慰,至少保罗还活着。她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心里的焦虑凝成了一个大圆球:儿子会遇到什么情况呢?

        过了6个月地狱般的生活后,她决定在保罗生日那天去艾克斯。她托保罗的朋友告诉儿子自己会在米哈波林荫大道的喷泉边等他。她让他们告诉保罗她别无所求,只想当面祝他生日快乐,只想看到他还活着,哪怕远远地看一眼也好。

        这一天来临了。西尔薇坐在石头上,盯着每个类似儿子的身影来来往往。好几个小时过去,她都没有看到他。直到她偶然转过身,忽然发现保罗出现在视野中:他骨瘦如柴,胡子拉碴,衣服又脏又臭。他走到西尔薇跟前,没有停留,也不看她一眼,仍径自往前走。他低头看着地面,像是喃喃自语:“你干吗来这儿?我讨厌你。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她难过极了,只来得及在他消失前冲他的背影喊了一声“生日快乐!”……

        他还是来了!随后的一年,她没有再见过保罗。在那段时间里,支撑她的只有这一丝希望——他毕竟来见我了。

        多年后,跟治疗师讲起米哈波大道的那一幕时,西尔薇依然痛苦无比。因为过去的几年中,她一直在怀疑自己当初该不该去,她用了多少努力才没有让自己崩溃!可在治疗师面前,这些她隐忍了太久的伤痛,终于宣泄出来。

        然后,她的另一段回忆浮了上来:这是在保罗发病的第5年。他终于决定接受治疗,开始服用镇静类药物。从此,他回归正常生活。他对母亲详细讲述了自己发病那几年的生活。他对她说:“妈妈,你知道吗?我在艾克斯时,脑子乱极了。当时,我的生活里只有一个稳固的东西,那就是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会陪伴着我。”她确实一直陪伴着他,哪怕是在自己最无力的时候,她也给儿子最后一个爱的信号——陪伴着他。陪伴,已然意味深长。让我们用各种方式,陪伴在我们的亲人爱人身边。

      永利app赌场 |永利皇宫赌场 |永利酒店赌场 | |手机版 | | 线上赌现金信誉网站|信誉网上赌博|信誉正规的赌城平台|银河app赌场|银河app赌场平台|银河赌博大全|